娱乐新闻在美国衰落了吗

发布时间:2021-04-09 聚合阅读:美国 娱乐 新闻
原标题:在美国,娱乐新闻衰落了么作者:ScottCollins来源:cjr.org编译:阿勺(实习生)编辑:罗布君Via:新京报传媒研究(xjbcmyj)按:S...

原标题:娱乐新闻在美国衰落了吗

作者:斯科特柯林斯

来源:cjr.org

作者:阿邵(实习生)

编辑:罗步君

途径:北京新闻媒体研究

作者:斯科特柯林斯(Scott Collins)2004年至2016年担任《洛杉矶时报》记者兼专栏作家,主要从事娱乐新闻报道。最近,他写了一篇文章,回顾了自己的职业经历和他眼中美国娱乐新闻的演变和变化。媒体研究(ID: xjbcmyj)整理了相关文章,看一看一个老人眼中娱乐报道的变化。

作为《洛杉矶时报》的记者和专栏作家,我已经当了12年记者。感觉越来越被一波淹没,让娱乐新闻彻底没有了任何严肃性。似乎从那以后,娱乐新闻只停留在颁奖典礼的内容上,比如令人惊讶的乌龙事件,甚至是平时的阿谀奉承。

2016年我离开《洛杉矶时报》的时候,我和同事都意识到了这个变化:我们报道的严肃话题越来越少,比如影视行业的盈利机制,好莱坞背后的“幕后玩家”。

这种变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罪魁祸首不难找到。近十年来,新闻行业经历了受众流失、广告资金匮乏的危机和社交媒体崛起的冲击。

然而,把这种变化完全归咎于扎克伯格(社交媒体巨头)这样的人,未免过于肤浅。事实上,在很大程度上,至少在好莱坞,新闻机构本身要为自己的“衰落”买单:为了获得广告商的投资,媒体会不惜牺牲职业道德,争相迎合读者,在报纸版面上充斥自己津津乐道的花边新闻,甚至与名人有关的莫名其妙的废话。

△《纽约时报》关于诺曼皮尔斯汀担任《洛杉矶时报》主编的报道

不过目前的情况有所好转,尤其是洛杉矶时报,它有一颗“洗心革面”的伟大之心(过去它更看重娱乐而不是新闻)。比如不惜重金聘请资深记者诺曼皮尔斯廷(Norman Pearlstine)担任资深编辑,希望改变日报的“不正之风”。

但你也可以质疑。像最近流行的电影《邮报》和《聚光灯》这样的记者,就是一群坚持捍卫真理的勇士。不可否认,专门为大公司大企业做宣传的记者也不少。在这种情况下,很多记者总是倾向于“五桶米”,写出来的新闻稿一点都不真实。

△《华盛顿邮报》电影海报

可能有人会说,娱乐新闻从来都不是有野心的人首选的职业去向。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个想法是正确的。以《洛杉矶时报》为例。资深记者不再努力报道硬新闻,而是转向华而不实的新闻。发生这种情况的概率还是很小的。

这是根深蒂固的现象。在20世纪30年代影视行业的黄金时代,Metro-Goldwyn-Mayer(简称MGM)以对媒体的轻松掌控而闻名。米高梅的高级宣传员和内部调解人埃迪曼尼克斯(Eddie Mannix)以哄骗和欺负记者而闻名。例如,1937年米高梅的一名高级成员朱迪嘉兰吸毒成瘾并强奸了工作室的一名舞蹈演员帕特丽夏道格拉斯的丑闻,就是压制记者的典型案例。

但是大势已去。水门事件后,调查性报道一度被媒体行业视为重中之重。基于整个好莱坞影视行业的深度报道也是一时风头。比如,大卫麦克林蒂克(David McClintick)爆出好莱坞导演大卫比格尔曼(David Begelman)的腐败丑闻,揭开了影视公司混乱背后的遮羞布。

在《洛杉矶时报》工作的最初几年,我很开心。有一次,为了得到重要信息,我和我的线人进行了勇敢的战斗。当然,我并不总是得到我想要的,但即使我失败了,报纸也会支持我,比如以媒体组织的名义起诉那些非法分子。2008年,我写了一篇关于作家罢工的新闻报道,抗议好莱坞的贫富差距。我也曝光过媒体行业的不光彩的事情,比如NBC电视台虚假收视率的新闻事件,被报道后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电视台的老板杰夫朱克现在禁止电视台接受我的任何采访,电视台的高级编辑也不允许有任何接触。

说这些经历,并不是吹嘘我职业生涯中的“光辉事迹”。相反,当我回忆起自己对事实和真相的坚持,再看看现在的整体环境,就更觉得尴尬了。但是回顾过去,我想重申一下我的观点:在好莱坞,记者独立深入报道还是有可能的。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记者独立报道的机会越来越少。经济不景气让整个行业“死”了。我在《洛杉矶时报》的时候,编辑部已经经历过大量裁员,大约400人,近三分之二的员工被迫离职。

传统盈利方式日渐式微,广告主越来越吝啬投入资金到传统媒体做广告,很多传统媒体面临财务困境。于是,他们开始了疯狂的自救模式。在好莱坞,似乎有这样一条“光明”的出路:去报道奥斯卡等大型颁奖典礼。电视台为了吸引主办方的注意力,赢得更多的客户,不惜重金为颁奖典礼造势,包括拍摄各种宣传视频,策划其他营销活动。这些是传统媒体为了赢得广告商而想出并实践的“曲线救国”策略。

△《全白》杂志推特页面

2005年,《洛杉矶时报》创办了《信封》杂志,专门报道奥斯卡和艾美奖。初衷当然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广告客户,但同时一系列额外的工作随之而来:面对粉丝和读者的来信,编辑部需要设立专门的“粉丝服务”专栏,包括提供对奖项剧情和明星Q-A的点评,这实际上转移了媒体机构的人力和财力。

渐渐地,报纸上的新闻标准不再清晰。而我也发现自己越来越不主动——只能报道与在Twitter上爆炸的名人有关的社交新闻,或者干脆为奖项写宣传稿和更多不相干、无意义的文字。

△媒体对收购的报道

我也终于离开了。

2016年初,我决定从《洛杉矶时报》辞职,然后退出新闻界。最让我担心的是,洛杉矶时报的母公司Tribune Company会被一个在科技领域有一点新闻背景的投资人Michael Ferro收购,我的担心最终会成真。我不希望看到媒体机构这几年有什么变化。离开《洛杉矶时报》后,我曾经跳槽到一家娱乐新闻网站。在痛苦的10个月工作后,2017年年中,我终于彻底转行,成为了南加州大学的演讲撰稿人,与记者无关。

△贾尼斯敏接受媒体采访

娱乐新闻报道有过辉煌的时光。2010年,《美国周刊》前编辑贾尼斯明(Janice Min)成为《洛杉矶时报》主编。上任后,她积极改革,再次拯救了《好莱坞报道》。她的想法是,《洛杉矶时报》的娱乐新闻页可以像《名利场》风勇股票网杂志一样有意义。2012年,报纸上的同事对投票给奥斯卡的人做了一个报道。令人惊讶的是,年长的白人男性占了投票人数的大多数。

△《好莱坞报道者》推特页面

电影大亨哈维韦恩斯坦因性侵丑闻和#MeToo运动的诞生等而下台。这些具有社会和教育意义的半娱乐半社会新闻给新闻业带来了新的活力。

△《纽约时报》和《纽约客》因温斯坦丑闻报道获得2018年普利策公共服务奖

虽然韦恩斯坦的性侵丑闻可以称得上是好莱坞历史上的“大事件”,但这样的重磅新闻最早是由《纽约时报》和《纽约客》曝光的,是由平日里根本不与好莱坞业界打交道的记者撰写的。温斯坦公司的前董事利用职权欺负娱乐圈的女演员好几年了,但负责报道好莱坞的独家记者从来没有关注过这件事,原因也忍不住仔细思考。

△媒体对莎莉霍夫梅斯特的报道

我的前老板莎莉霍夫梅斯特是温斯坦在“我也一样”运动中的首席发言人,所以他离开了《洛杉矶时报》。

正如# MeToo运动所证明的,娱乐新闻在社交媒体时代更容易发酵,而具有社会和教育意义的娱乐新闻目前似乎更受大众欢迎。

作者:

斯科特柯林斯图片/推特

从2004年到2016年,他担任《洛杉矶时报》的记者和专栏作家

媒体博弈论:合作还是竞争,这是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