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庆月:从两张照片看美育

发布时间:2020-12-16 聚合阅读:美育 照片 孙庆月
原标题:孙清越:从两张照片看美育《中国美术报》第104期新闻时评从两张照片看美育□孙清越艺考期间,学子在心仪的学校“礼拜贤者”的两张照片火了。报考中央美院的学生...

原标题:孙庆月:从两张照片看美育

《中国艺术报》第104期新闻评论

从两张照片看美育

□孙庆月

艺考期间,最喜欢的学校的两张“拜圣贤”的照片走红。报考中央美院的同学拜徐悲鸿像,报考中国美院的同学拜学校名石。他们曾一度成为各大网络平台的头条,引起全国网民的热议。有人觉得无聊,有人觉得有趣,有人声讨艺考的艰辛,有人哀叹中国艺术无望。

娱乐新闻特别容易受到关注。艺考的时候各大艺校门口都是水,可能狗仔队粉丝和其他人比考生多。庄严的校园突然变成了市场。网友期待。大大小小明星的一点消息也能掀起讨论狂潮,这就是娱乐消费的狂欢。相比这些,平静的洋妹作为一个艺术学院似乎太“不合格”了,最后拿出一张“崇拜”的照片,立马被抓来当噱头,重新咀嚼。

每年高考期间,老师和学生总会组织一个团体到夫子庙祈祷,各种祝愿考试成功的商品大卖,甚至影响到相关的商品市场。这次拍了一两个学生磕头,没拍的可能每天络绎不绝的来参拜。考生可以写下他们的祈祷文,贴在学校附近。但在考试的大背景下,更有可能是广大考生带着坚定的表情去北京,在考场上发挥自己应有的作用,打造自己的未来。其实一两张照片代表不了什么,但大概反映了一种对娱乐的盲目追求,一种自我放纵的颂歌。不管你说什么,事情都会按照它原来的轨迹发展。但是在大家都是主角的娱乐时代,偶尔被聚光灯照的时候也有可能摆姿势。

不过话说回来,考前周风起云涌,全民关注的八卦新闻,并不代表他们在价值取向上也是积极的。

求神拜佛说到底是一种虚假的心理安慰,考试成绩不是靠谁虔诚祈祷或者不虔诚祈祷来改变的。高考的压力很容易导致焦虑,无法消除的情绪有时可能会导致一些不寻常的行为。这也导致了一些负面的评论,一些人嘲笑跪着一点都不“艺术”的事实,这导致了对考生素质甚至艺术界人才水平的质疑。有点大惊小怪。

作为艺术院校的考生,要学会把压力转化为艺术作品。然而,如何通过优秀而合适的技术将内心的情感部分转化为艺术,是艺术院校美育的职责之一。无论如何,只要学生在入学前通过考试,学院就有责任培养他们向合理方向发展的潜力。高考可能是学生在学习途中遇到的第一个压力高峰,但进入正式专业学习后会出现更多的压力。如何正确应对压力,是任何教育体系都需要考虑的问题。如何将压力转化为艺术,从而赋予行为更高的价值,更是美育的责任。用学生入学前的态度去审视整个“艺术环境”太片面了。

美育不仅仅是技术的培养,其根本目的应该是通过美术来培养人格和精神。进入高等艺术教育体系后,如果学生还想通过“跪下”的行为来表达一些态度,就会有新的视野,表达新的想法,从冲动中逐渐人性化,合理化。

当艺考成为娱乐焦点时,它反映的是大罗森博格管道众的视野,一方面是精神生活的一般状态,另一方面虽然可能是负面的,但也是对艺术的强烈关注,纯艺术与大众之间总有代沟,美育有助于打开传播渠道,提高大众的艺术素养。娱乐不可避免地带来许多低级趣味,但娱乐也为艺术表达开辟了新的途径,从而指出了一条充满活力的接近艺术的道路,合理利用娱乐的视野是一种新的美育方式。如果艺考是热点,学校可以通过这个热点有意识地传递一些积极的思想。如果学生下跪表达情绪是热点,与其把负面情绪挖掘出来,不如把它们和行为艺术或者社会分析结合起来。这也是各大艺术院校尝试的方向。我们不难看到艺术的衰落,参观展览逐渐成为一种习惯,艺术可以和综艺结合,艺术衍生品几乎是最热门的市场IP。

对“美”的认同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命题,但它必须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从而导致更美好的生活。社会美育应该是美术学院预科生、学生、毕业生的潜移默化的责任。

蔡元培“以美育代宗教”的思想在今天也具有现实意义。虽然学生跪祷仍然是宗教产品的延续,但它只是反映了对更高层次审美教育的需求。专业美育和社会美育的普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现在已经可以看到一些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