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装上阵——大浪时尚小镇新面貌”新闻发布会访谈

发布时间:2020-11-01 聚合阅读:大浪 新闻发布会 面貌 小镇 访谈 时尚
原标题:“重装上阵——大浪时尚小镇新面貌”新闻发布会访谈“重装上阵——大浪时尚小镇新面貌”新闻发布会,于2020年10月29日上午在腾讯WeSpace(北京)举...

原标题:“重装上阵——大浪时尚小镇新面貌”新闻发布会访谈

“重装上阵——大浪时尚小镇新面貌”新闻发布会,于2020年10月29日上午在腾讯WeSpace(北京)举办。本次发布会由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与大浪时尚小镇建设管理中心联合主办,通过三个部分全面呈现出大浪时尚小镇的新面貌:从全产业链发展角度展现的“打造世界级时尚小镇”的郑重宣言;推广让设计师专于设计、精于设计的小镇浪巢项目;来自小镇设计师极具温度与情感的成长分享。

会上会后,媒体针对本次发布会,都有精彩提问,嘉宾和设计师们的回复也充满诚恳和个人特色。这是大浪连续第三年亮相中国国际时装周,借此契机,大浪时尚小镇发出全新发展宣言。三位入驻大浪时尚小镇品牌设计师亦发出了掷地有声的深情感悟。

01

VEKISE品牌创始人尹嶴(尹江群)

Q:是什么让您决定从IT行业转行服装设计,这看上去是一个很不寻常的跨越?

A:从事IT行业的时候,我太太就是在做服装,她很辛苦也很努力,但是没有太多成绩,所以我就决定过来帮她,我个人是完美主义者,要么不做要做就全力以赴,所以当时就把工作辞掉了。

Q:作为一个擅长简约精致风格的女装设计师,可以谈谈您是怎样理解“少即是多”(less is more)这句话呢?

A:这句话我认为是有几层含义的,首先是如何做减法,如今人的时间和精力是非常有限的,在这样一个快速发展的时代,认清自己到底要什么很重要,不要一味贪多,去聚焦自己该做能做好的事情;第二个方面是如何在少的前提下,把东西做精,现在的消费趋势是大家对好东西的追求越来越明显了,需求在不断升级,做减法后,要思考如何把事情做得更好。第三层含义是如何在少的同时有重点,就像搭配一样,如果从头到脚都是设计感很强烈的款式,看上去会比较繁杂,没有突出点,如果你能通过基础款和一些个性产品去穿插搭配的话,反而这种层次感是很高级的。

Q:聊聊您这次中国国际时装周系列“水”这个主题。

A:这次水的主题跟我个人喜好有很大的关系,我喜欢白色,水就像白色一样简单、干净、纯粹,另外一方面,水的安静跟我们品牌简约的属性很像。我偏爱比较简洁,比较冷淡、比较冷傲的设计风格,水的平静是有内涵的。第三个是我们一直从事基础款的开发和研究,水就像基础款一样它可以承载万物,包容万物。就像基础款在你的衣橱里可能比较不鲜明,但它能够去搭配各类不同设计风格的产品。

Q:在消费迭代的过程中,许多曾经的国内一线品牌,逐渐被年轻人抛弃,您认为问题出现在哪里?按照目前的发展情形,如果要更好地发展,您认为设计师还需要如何进化?

A:关于为什么年轻人不喜欢以前的一些老品牌,我也做过很多调研,前段时间天猫有一个比较大的发布会是关于Z时代的消费趋势,二三十年前建立的老品牌在行业里已经奠定了很高的基础,但是这些品牌也面临了一些问题,就是95后00后成为时尚主流人群以后,这些人其实是比较拒绝穿他们认为属于爸爸妈妈那一辈的品牌,他们需要更年轻地表达自己的主张。做品牌需要更多地去了解他们关心什么,如何让品牌充满活力,让更多年龄层的人能一如既往地喜欢你们的特质。一个品牌能成功一定要有自己的品牌个性、品牌自信,还需要良善的管理和经营理念,以及品牌的内核和外在的连接问题,很多品牌当你提到他的时候,你脑海中没有一个关于这个品牌标志性的设计和图腾,多数想到的是他的品牌logo,但是现在很多人拒绝用大logo的形式去表现产品,其实国外很多优秀品牌比如Gucci啊这种,他们有自己的品牌图案,还有就是他们建立起一种穿它的衣服是代表你有审美和品味。这种基因式的品牌符号和文化非常重要,是一个品牌要发展长远必须要去考虑的问题。

02

CHICCO MAO品牌创始人毛宝宝

Q:您曾经在时尚之都米兰学习服装设计,出国深造过后回国创业,从校内到校外,从国外到国内,现在有很多学子选择出国深造,毕业后也面临就业问题,作为过来人,您有什么建议吗?

A:我也是一个学生的时候,最常听到一句话就是‘毕业即失业’,但是时隔这么多年,我觉得这句话也未必然。虽然现在就业压力很大,不论是国外留学回来还是国内毕业的,都要面临就业问题。首先,你在求学期间一定要把自己的能力,人生经历还有价值观树立好。很多人对于服装设计的理解比较表面化,觉得可以接触明星,光鲜亮丽,是很向往的生活。但是作为一个称职的设计师,应该付出巨大的精力。我也是从学生过来,很幸运的一点是毕业之后,我遇到了很好的机遇,创立了自己的品牌,也深受很多明星艺人的喜爱,所以非常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但是现实中很多毕业生,不会恰巧遇到机会,那么他付出的过程就会更漫长,我给到大家的建议就是,在学业期间一定把自己的专业,还有学习的能力,三观都变强大。哪怕你毕业后不是从事这一行。时尚这个行业本身就是广义的,不一定每个人都有一个品牌梦,虽然品牌梦很重要,但是首先要积累的是阅历、能力,还有很重要的是机遇,你想要做一个东西,这一定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当你自己有很多能量的时候,你那一天就会爆发,会有你真正发挥光芒的时刻。巩固自己的学业和专业,这是我觉得非常重要的。

Q:您本身也是一个潮流人士,我们看到很多明星对您设计的服装有精彩的演绎,您在设计的时候是如何抓住这种受到巨星青睐的精髓?

A:创立自己的品牌有很多明星去给你做背书,在各种场合都能看到你的服装,也是对自己设计和品牌的一个肯定。非常开心,但我觉得归根到底,从一个服装深层次来说,自己的标签化是非常重要的,每一个季度的潮流都在变,如果你不顺应自己的标签化,而盲目跟随潮流,很可能你就会被淘汰。艺人选择你,是双向的,明星选衣服一定是挑选符合自己形象的,我也希望自己品牌的标签、定义非常明确,随着流行趋势,不断拓展设计,让更多人选择你的品牌,让更多人因为你的品牌凸显自己,这是双方的。

Q:谈谈本次发布会您最想呈现的特质。

A:2021年春夏我的系列主题是光,这一次有两层含义,一个是在如此特殊的年份,通过服装,表达出希望和光明,希望大家珍惜当下,珍惜身边人;第二个我回归设计本身,通过科技面料融入古典设计结合当代潮流,碰撞出一种与众不同。大量科技元素、复古和现代结合的撞击感,相信会是一个全新的视觉。

03

DAMOWANG联合创始人王炫昌

Q:疫情期间,5月份的时装周我们采取了线上发布的形式,您也携品牌参加了,您认为这和传统时装周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又遇到哪些挑战?

A:最大不同是缺少一些仪式感,没有观众那种当场回馈的感觉,现场看秀和网络观看的区别其实蛮大的,光的感觉不同,要呈现出现场的效果是很难的。

Q:品牌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A:“ 文化认同是我们目前的最大障碍。国内设计师在这几年被贴得最多标签是‘独立、原创’,这个是因为我们是在西方的时尚语境下搞时尚,我们更多地被影响,更少地去反向输出。随着设计力量的崛起,很多优秀设计师具备极高的审美力,吸收了国际的流行趋势,加入了自己的东西自己的理解。同样我们也在这方面做不懈的努力,在设计上我们一直把母文化和当下的时代特征做有效结合。比如这几季度的产品,我们将一些中国的图案运用现代的剪影、形、色彩去创造印花,我们跟中国传统艺术家合作,收到了很多时尚达人很好的反馈。

Q:可以聊聊关于这次发布会“武侠”的主题吗?

A:我们的品牌风格是比较飒爽的,这次把作品用武侠题材作为舞台呈现。武侠本身就是一个复古的元素,武侠是中华传统文化,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东西,它是一把利刃,从中可以窥见我们自己文化的精髓,建立起新的反向时尚输出的链条。《亮剑》这部电视剧我们很喜欢,全剧的高潮在最后李云龙的发言,‘事实证明,一支具备优良传统的部队,往往具有培养英雄的土壤,英雄的出现,往往是以集体的形式出现,而不是由个体的形式出现’,文化的形成也不是一朝一夕,在改革开放先行示范区深圳的大浪时尚小镇,就是培养英雄的土壤,所以这里诞生了很优秀的一批商业品牌。

04

深圳市龙华区大浪时尚小镇党委副书记

建设管理中心主任曹宇昕

Q:深圳作为先行示范区中的标杆产业集群区,如何定位?

比特币是什么

A:目前大浪时尚小镇的定位是和咱们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共同确立下来的,就是建设世界级的小镇。这也是有一个经历过程的,大浪时尚小镇从无到有经历了17年的建设和开发,尤其是2018年的时候我们成为广东省首批特色小镇,也是当时深圳唯一一个。最初的想法是把它建成全国产业集群的标杆,但是在发展过程中我们发现,随着东西方文化的不断深入交流,和这次的产业重构,未来在纺联的支持下,我们将面向全球发出‘打造世界级时尚小镇’的产业发展新宣言,开启大浪时尚小镇全产业链发展的崭新篇章。也依托深圳的科技资源,为时尚产业赋能,建设时尚创新中心。同时,和咱们纺联的全媒体合作,建设时尚发布中心,通过时尚商业街区的建设,打造时尚消费中心。着力打造时尚企业总部集聚区、时尚创意人才集聚区。即‘两区三中心’。同时我们划定了以时尚创意产业为核心的1+4+6的产业规划范围,在这个规划范围里涵盖了时尚产业全链条的导入和培育,在未来的小镇,将是一个以服装,尤其是女装为主导产业的全生态链时尚环境,帮助时尚从业人员在这里找到归宿,共同谋划时尚大业。

05

深圳市力合星空文化创意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浪巢孵化器负责人崔苗

Q:如今新生代设计师不断涌现,全国类似浪巢孵化器的平台也较多,您认为浪巢的亮点在哪?

A:当初浪巢在设立的时候,我们进行了一个为期半年的调研,所以国内大部分的孵化器以及国外的模式都有看到一些,我们会给他们进行一些归类和形容,这边会介绍得比较通俗。大部分针对文创类的孵化器都是一个‘二房东’的模式。很多合作方找到我们会感觉到浪巢是区别于这种模式的。曾经去到一个孵化平台,看到一两百个设计师在那边不停地画图,创始人说这种是末位淘汰方式,一张图多少钱,一个月筛选一轮设计师。当时我就觉得这不是孵化器,这是养殖场,这是为了肉和蛋而去孵化的。还有一种比较常见的是场景销售模式,这样的孵化器,里面会有一些会员、会员服务、服务包、附加服务的销售。而浪巢整个的孵化是非常人性化的,别的可能孵化器一个月收一个设计师几千块,我们全年800块,因为疫情也经常免了。我觉得浪巢最大的就是基因优势,我们不是为了在设计师身上索取,是为了整个时尚行业的生态而建立的。我理想的一个好孵化器模式大概就是一个野生动物园的模式,所有的野生动物园都是国家建立的,不为商业目的,而且在里面不会过多干涉一些固定的生态规则,然后大动物小动物都可以活的很好。就像我们将来在小镇一样,什么类型的设计师都可以有自己的空间,他们的存在对产业就很有价值,当然我也特别希望在将来有合适的支持和条件,浪巢能成为不仅仅是一个野生动物园的模式,而是一个非洲大草原的模式,所有不同形态的设计师,都在这里有一个非常良好的发展空间

除了到会的三位原创设计师,在本届中国国际时装周上,刘薇、刘勇、孙德春、李惠真、韩磊、游悦、高捡平、姚丽丽、徐妃妃、张权、瑞可莳等大浪时尚小镇入驻设计师也为我们带来精彩的品牌时装发布会,展现出当代独立设计师的专业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