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贷:正在悄然“围猎”都市女性

发布时间:2020-09-27 聚合阅读:悄然 正在 美容 女性 都市
原标题:美容贷:正在悄然“围猎”都市女性导读:医疗美容市场规模近万亿,“蓝海”中的美容贷暗藏陷阱,套路贷女性受害人被逼去做有偿陪侍。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医疗美容...

原标题:美容贷:正在悄然“围猎”都市女性

导读:医疗美容市场规模近万亿,“蓝海”中的美容贷暗藏陷阱,套路贷女性受害人被逼去做有偿陪侍。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医疗美容如此盛行的时下,整容整形已经不足为奇。2019年,中国的整容手术行业规模达到8000亿元,成为世界第三大整容市场。当走进整形美容机构,惊讶地发现这美的代价动辄就是几万、十几万的时候,工作人员就会热情地介绍:我们和互联网金融公司有合作,可以贷款,分期付款。缺乏经济来源,贷款往往成为一些年轻女孩的选择。

长沙一公司与医疗美容机构联手“挖坑”,欺骗女性使用“美容贷”整形,然后设下连环套,女孩们被推进不断偿还债务的深渊,甚至沦为套路贷团伙长期赚钱的工具,该公司9名公司高管被公诉。2020年8月4日,此案在宁乡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受害女孩闻讯后心有余悸地说:美容贷就是一个让人痛不欲生的无底陷阱。

贷款4万,实际到账3.2万

2018年7月,嫌疑人唐小增、陈雄投资14.5万元,在长沙市雨花区注册了湖南三桶金财务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桶金公司”),租赁了雨花区的嘉玺国际大厦、上河国际小区中两处办公点,经营范围为企业财务咨询服务、商务信息咨询,但实际上三桶金公司干的是非法放贷业务。

随着业务扩张,唐小增许以股份,吸收了徐川、唐科龙等人加盟,并用20%的业务提成,招揽了邓海丰、金晖、陈小龙等一批公司业务员。

为了发展业务,三桶金公司决定与长沙美漾美学医疗美容机构合作,开发了所谓的“塑女神集团”美容贷款项目,无需首付,当日放款,并四处投放广告和宣传单。这样的宣传语对一些涉事未深而又渴望变美的女孩子而言,简直就是十分完美的事。

宁乡市检察院检察官黄江介绍,三桶金公司专门针对年轻女性设立“美容贷”,将整容与高额债务捆绑在一起,通过去头息、故意逾期等方式,设下连环套,一些女孩由此落入债务陷阱,甚至沦为套路贷团伙长期赚钱的工具。

今年20岁的福建女孩陈娟(化名),原本在厦门做一名网络主播,面容姣好,但对自己的鼻子一直不自信。在同为网络主播的介绍下,来到长沙美漾美学医院整形,最吸引她的就是整形低首付,算下来每天支付百元利息让她也能接受。

到了长沙之后,就有人把陈娟直接带到医不锈钢板http://www.yfsubian.cn院,一个叫八月的人借给她4万元,实际到帐的现金只有3.2万元,医院的人拿了一个POS机,把陈娟的3.2万元贷走了。就这样,刚到长沙的第二天,李冰就接受了鼻子和眼睛的整形手术,三桶金公司通过砍头息的方式,实际上只借给了李冰3.2万元。起初几天李冰靠积蓄度日,但由于整形恢复期无法直播,没有收入来源,不得不继续向三桶金公司借钱,这次就是日还1%的高息。

检方介绍,美容贷是三桶金公司接触这些女性的一个方式,将他们信息拿到后,这些业务员就会通过各种机会,给这些被害人放贷下套,让她们利滚利,贷款数额越来越大,可能经过半年后,她们还的都还是利息。

唐小增、陈雄等人除非法赚取手续费、利息外,还从中获取实际借款金额与美容院实际收费之间的差价。长沙美漾美学医疗美容机构在扣除美容实际开支后,返还给唐、陈二人29万余元。

超过2小时,100元日息变500元

初尝甜头的湖南三桶金公司,与长沙美漾美学、美亦等多家医美机构合作,不仅通过放整容贷可以收高息,还利用这些医院转介绍高返点的优惠条件,要求这些被害人通过拉人头的方式还钱,不仅可以拿整容项目的50%返点,公司自身的贷款业务源源不断。

20岁的舒丽(化名)因为帮好友借款,欠了三桶金公司2万块钱,每天要还200元利息。由于上班工资并不稳定,加上自己开销比较大,陈洁又第二次向三桶金公司提出借款,每天的利息涨到了400元。后来,三桶金公司的业务员称可以让她介绍客户过来,用以抵还贷款。

舒丽说:“如果是贷款就是20%的提成,如果是整容就给我50%的提成,办了贷款的话提成更多。你想想一个整容项目随便都是几万块钱,我多介绍几个客户,还钱的压力就小多了。为了还钱,我就要不断开发客源。”

正是在高额返利提成和自身巨额欠款的双向驱使下,不少受害女子在微信朋友圈等一些社交平台上,不断帮助三桶金公司发布宣传广告,拉拢好友前来借贷整形,陷身骗局。

正是这样,个别受害人的“助纣为虐”,也间接助长了三桶金公司违法放贷的行为。同时,不少医美机构也主动找三桶金公司合作,因为贷款表面上宣传低利息,但实际上贷款金额远远会高于实际手术花费,贷款不会发放到受害人账户上,而是被医美机构直接划走。截止到该团伙被查获时,已经签订整容借款合同80余份,涉及借款金额200多万元。

为了更好的控制受害女性,该公司会利用去头息、故意逾期等方式,设下连环套成高额债务。一些被害人为了尽快还钱,只得服从三桶金公司安排,去往夜场从事有偿陪侍的服务,眼见被害人就快将贷款还清,嫌疑人会以各种理由虚增欠款。

黄江介绍说,有个受害人为了还钱,被迫在KTV做有偿陪侍,但收入很不稳定,无法做到每次按时还款。有次这个受害人没有及时支付100元日息,仅仅两个小时后,三桶金公司的陈雄就要她支付逾期还款的500元费用。黄说,这个犯罪团伙专盯外地来长年轻女子,受害人人生地不熟,只能任其宰割。有个受害人,贷款1.4万元,却签下了4万元的贷款合同,并被要求提前支付8000元利息,这样到手的仅仅6000元。

美容整形的贷款只是该公司营收的一部分,一些女孩爱慕虚荣,平时开销很大,也常常来三桶金公司借款度日。办案检察官发现,该公司负责收账的员工采用非法手段,通过电话或微信骚扰、上门向受害人父母催债,甚至非法拘禁等方式,给一些借款的女孩和家人带来巨大压力。

无力还款,被逼去做有偿陪侍

据介绍,很多受害者最初都是被“无息”“低息”的承诺吸引,而实际上,她们能拿到手的钱在扣除砍头息(第一期的利息)、各种名目的手续费,已大打折扣,利息也非常高,一旦逾期,债务便会成倍增长,借一万块钱能在短短10多天内变成数万元的债务,“按他们这种算法,一辈子都还不清”。

2018年10月,受害人刘芳(化名)为还清他人的3.5万元债务,来到三桶金公司借款。陈雄等人采用“套路贷”手法,给付刘芳0.5万元,并将3.5万元虚增至5万元转至三桶金公司名下,并要求刘芳出具了收到5万元的收条和借款5万元的借条。借款后,陈雄、徐某等人通过打电话、发信息等方式进行威胁,强迫刘芳在KTV做有偿陪侍挣钱,以此还本付息。刘芳为摆脱控制,中途借机逃跑。数月后,为继续向刘芳索要“套路贷”债务,陈雄纠集徐某、邓某丰、金某、周某龙等人,将刘芳控制,以“看牛”限制人身自由的方式,逼迫其偿还债务。2018年12月底至2019年1月,陈雄等人先后将刘芳控制在三桶金公司宿舍、某小区等地长达30余天。

小媛(化名)刚从职校毕业时,曾与同学在外租房,因交不起房租,其曾通过一张“贷款”宣传单联系到了三桶金公司的业务员,借了2000多块钱,并约定10天内还清,每天还款利息达到了数百元。10天后小丽未能还清,三桶金公司立马就追加违约金2000元。在小媛无法偿还的情况下,“三桶金”的业务员便开始上门催收,骚扰小媛的家人。在小媛依旧无法偿还的情况下,她的放款合同又卖给另一家公司,另一家“公司”买下小丽的借款合同后,以转让费等各种名义进一步加深小丽的债务。为逼迫小丽还款,那些人逼迫小媛前往一些有偿陪侍的场所赚钱偿还利息。

审查中发现,有一被害人借款1万元,三桶金公司要求其打2万元借条。因为被害人不会写“贰”字,只会写“叁”字,业务员对她说:“没关系,你就写叁万,我们不会找你麻烦。”后受害人出现还款逾期,三桶金公司遂安排人非法拘禁该受害人,还带着“叁万元”的借条押送该受害人找其父母讨要3万元债务及利息。

多家医美机构已被查处

2019年5月28日,长沙市公安局在梳理1107特大套路贷团伙犯罪事实时发现,通过“佳丽贷、整形贷、零用贷”等形式,以“无本还息、无抵押”快速贷款为噱头,吸引无力支付高额整形款、急需借钱的女性,诱其到指定非法医疗美容医院整形,约定高额日息进行放贷。其中,湖南三桶金财务管理有限公司是其中一环,6月21日,警方统一进行收网行动,唐小增等嫌疑人在公司落网。

2020年8月4日,宁乡市人民法院对这起恶势力犯罪集团案做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唐小增犯诈骗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二万元。三桶金公司其余8名“高管”均被判刑。

长沙市医疗美容协会会长肖征刚表示,根据公安机关破获的套路贷案件以及媒体曝光的案例,协会已经对长沙所有医疗美容机构下发停止美容贷的通知,要求机构做到不参与、不诱导,让消费者对分期付款自主选择。

长沙市医疗美容协会调查发现,美容贷多发于所谓的渠道医美机构,这部分医美机构没有投入广告宣传费用,主要是熟人介绍等方式带上门。为了抢客源,少则50%多则80%的费用会返给转介人,手术质量得不到保障,医疗事故频发。而高额提成让一些中介人铤而走险,勾结无信用资质的非法贷款公司,怂恿或诱骗消费者借款。

截止目前,该协会联合主管部门已经约谈20余家医美机构,其中长沙美亦医疗美容有限公司、湖南美慈医疗美容有限公司、长沙爱思特医疗美容医院、长沙半岛医学美容医院有限公司、长沙丽都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长沙亚韩医学美容医院有限公司等多家因情节严重被查处,涉及广告宣传、依法执业、医美贷、药品产品等四个方面,勒令要求整改。